7月31日,AYE画廊开启两位“80后”艺术家于朋和张梦宸的双个展。
“80后”艺术家的成长记忆少不了舶来品,因而频频被冠以“西学东用”,“文化冲突”的帽子,但和年轻一代的艺术家相比,ta们的成长传承了上一代沉痛的伤痕记忆,但既不像“60后”艺术家那样“抱着艺术无价的崇高理想”,也不像“70后”艺术家那样“挣扎于体制内外的选择”,ta们有着充足而自由的创作主张。
于朋、张梦宸双个展开幕,赏日月交辉的“双重风景”
于朋、张梦宸双个展开幕,赏日月交辉的“双重风景”
“双重风景”展览现场 AYE画廊 北京 2022
本次展览主题“双重风景”,是两种不同风景的叠加——无论是窗前的风景还是心中的风景,究其根本,是情绪和能指的风景。能指的概念,引自荣格艺术心理学和占星学,是艺术史学者朱剑辰基于东西方星体的行星原型中的象征语义——“星体象征能量原型”进行的符号学拆解。
于朋的风景理性、谨慎而克制,张梦宸的风景感性、坦荡而热烈,两位艺术家的生命能量在空间的洄游动线下,日月交辉。
于朋、张梦宸双个展开幕,赏日月交辉的“双重风景”
于朋、张梦宸双个展开幕,赏日月交辉的“双重风景”
于朋、张梦宸双个展开幕,赏日月交辉的“双重风景”
“双重风景”展览现场 AYE画廊 北京 2022
艺术家张梦宸坦言,创作可以令她接入一个高维世界,持续创作则能与其建立持续的连接。画布上,她纵情地挥洒对生命和生活的理解。2013年,张梦宸遭遇了一场车祸,经历了长达两周的昏迷。苏醒后,恢复意识的她深感时间是借来的,因此要尽可能多地收集一些“元素”。她的风景大多是抽象、明亮、豁达的,接近太阳美学的范畴。
张梦宸《窗前风景之交配的蛾子》 60×60cm 木板综合材料 2022
张梦宸《窗前风景之看着窗外的月亮》  60×60cm 木板综合材料 2022
张梦宸《窗前风景之玻璃后面的风景》90×70cm 布面综合材料 2022
“窗前风景”系列是从张梦宸的灵感日志《生活速写》中截取并演变而得的记忆片段。该系列以柔软的宣纸拼贴“元素”,磨练艺术家坚韧的一面,画面整体色调以大面积宣纸的自然底色为主,红、橙、明黄为辅,拼贴的宣纸呈不规则的近几何形状,宣纸的肌理和宣纸下透出的油彩层次丰富,足见艺术家精雕细琢的巧思和技法。
张梦宸《窗前风景之蒲公英》  60×60cm 木板综合材料 2022
以《暖暖的阳光》为例,这件拼贴的女性意象显然是艺术家的自我观照,周日早晨,一缕斜阳照在身上,慵懒地睁开双眼,伸个懒腰,沏杯红茶或咖啡,迎接新一轮工作的开始。
张梦宸《窗前风景之暖暖的阳光》150×120cm 布面综合材料 2022
张梦宸《窗前风景之捉迷藏》60×60cm 木板综合材料 2022
张梦宸《窗前风景之窗前的猫咪》60×60cm 木板综合材料 2022
赴德学习艺术之前,语言和文学是艺术家于朋的专攻,因此他创作时比较关心绘画的叙事性。
于朋啃过很多“一手”的西方哲学原著,即使说他和康德、尼采、黑格尔、叔本华、维特根斯坦很熟一点儿也不为过。但他对中国古典文学更是引经据典、如数家珍,谈起传统艺术丝毫不含糊,俨然一个“老学究”。
于朋《劳动合同》18×28cm 纸上综合材料 2019
他身上有一种看似水火不容的文化冲突,但他利用这种冲突,将现代西方艺术元素和中国传统绘画发展成自己的绘画语言,附上文人的骨,坚韧、隐忍,桀骜不驯,保持独立。
于朋《茅房》52×37cm 纸上综合材料  2018
于朋《加油站》52×37cm 纸上综合材料 2019
于朋《监狱》 52×37cm 纸上综合材料 2019
从小就和家人分开生活的于朋,童年孤独而灰暗,在学习享受孤独的过程中,他逐渐习惯和夜晚相处,他的日常书写或以长卷为载体描绘神游和梦境,或以稿纸为载体捕捉阅读时闪现的灵光,他的风景更接近月亮美学的范畴。
于朋《无题》 18×28cm 纸上综合材料 2019
于朋《无题》27.5×19cm 纸上综合材料 2019
作品《湖》是月亮美学的常见意象:朦胧的月夜下,平静的湖面抚慰着我们无处安放的焦虑,令我们无畏出离的空旷和寂静,融入这熟悉又陌生的画面,梦回温柔乡。
于朋《湖》120×180cm 布面油画 2020
“光线”系列,以四色呈现平静而深邃的湖面,四道纤细而笔直泻下的光柱打破了画面的和谐,眼前浮现出天外来客“降临”的场景,随后又幻作包围黑洞的吸积盘形成的喷流中的伽马射线,甚至是一种虚拟意识的“接入”,或不同介质之间的初次“接触”,昭示着未来福祸参半,一切未卜。
于朋《光线四联》80×100cm×4 布面油画 2020
在于朋看来,即使目前自己生活的地方与国内的观众存在时差,但彼此的关注点和生活内容是相同的。他也希望自己的作品有更多的包容性,能够赞美观众们的眼睛。
本次展览持续至9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