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知名艺术家希尔维·夫拉里(Sylvie Fleury)在中国的首次大型机构个展,于今年3月6日至8月21日在阿那亚艺术中心举办。此次展览汇集了近三十件作品,展现艺术家在其三十多年的艺术生涯里于多种媒介之间游走和探索的丰富艺术实践。
希尔维·夫拉里《更快!更大!更好!》122×4000cm 独版霓虹灯 2022
希尔维·夫拉里《在卡尔·安德烈上行走》彩色影像 24:20min 1997
阿那亚艺术中心为什么需要这场“网红展”?
“希尔维·夫拉里”展览现场 阿那亚艺术中心 2022 摄影:孙诗 © Sylvie Fleury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希尔维·夫拉里便开始在她的创作中灵活挪用奢侈品、时尚和美妆产业的形式和语言。这不禁令人联想到波普艺术(Pop Art)运动,但较之更富颠覆性和趣味性。
希尔维·夫拉里尔肖像 / © 希尔维·夫拉里尔 摄影:Annik Wetter
不论是借用香水品名所创作的霓虹灯装置《缪斯淡香氛》(2022年)与《Ô》(2022年),还是艺术家自称为“沃霍尔式时光胶囊”的雕塑《香奈儿购物袋》(2008年),夫拉里通过其作品对消费主义、资本主义、浅薄和恋物等概念提出了尖锐的问题。
希尔维·夫拉里《Ô》160×134×10.2cm 独版霓虹灯 2022
《香奈儿购物袋》 40×50×11cm  喷漆青铜 2008
阿那亚艺术中心为什么需要这场“网红展”?
“希尔维·夫拉里”展览现场 阿那亚艺术中心 2022 摄影:孙诗 © Sylvie Fleury
此次展览既没有按照年代顺序对夫拉里的艺术生涯展开调研,也没有将其创作分割于不同的子主题之下,而是像零售业一样遵循了吸引力的法则。每间展厅内的作品共同构成了一种美学上的连贯性,它们从视觉上引诱观众。艺术品即是欲望的对象。艺术机构作为展示空间,就像是艺术世界中物品和资本流动、交易的“橱窗”。因此,夫拉里因地制宜的创作手法也常常被解读为对机构和体制的批判。
阿那亚艺术中心为什么需要这场“网红展”?
阿那亚艺术中心为什么需要这场“网红展”?
“希尔维·夫拉里”展览现场 阿那亚艺术中心 2022 摄影:孙诗 © Sylvie Fleury
夫拉里的作品总是在闪耀,但它们的意义远不止于引人注目:它们深深根植于艺术史,并且正在复兴一些有关艺术的最本源和最基础的对话。
艺术家夸张地放大了化妆盒的尺寸,将其几乎转化成了纯抽象的几何形状,并将画作赋予了雕塑的质感。在具象和抽象之间,艺术家同时也探索着当代绘画的空间性和物质性问题。
“希尔维·夫拉里”展览现场 阿那亚艺术中心 2022 摄影:孙诗 © Sylvie Fleury
此外,夫拉里在《一级方程式赛车连身裙》(1999年)中直接使用了一级方程式赛车服,又为作品《无题》(2022年)采购了本地制作的鞋子和地毯,这是对现成品(readymade)的继承。“现成品”这一术语由法国艺术家马塞尔·杜尚(Marcel Duchamp)于20世纪初发明。
阿那亚艺术中心为什么需要这场“网红展”?
阿那亚艺术中心为什么需要这场“网红展”?
“希尔维·夫拉里”展览现场 阿那亚艺术中心 2022 摄影:孙诗 © Sylvie Fleury
夫拉里的创作是一个丰富的参考系统,尤其指涉那些由白人男性艺术家主导的艺术运动,例如欧普艺术(Op Art)和极简主义(Minimalism):从维克多·瓦萨雷利(Victor Vasarely)的视觉错觉到罗伯特·戈伯(Robert Gober)的腿部雕塑,从丹尼尔·布伦(Daniel Buren)的条纹到唐纳德·贾德(Donald Judd)的堆栈,夫拉里在挪用这些作品的过程中坚定地使用了极具女性主义的创作手法。
阿那亚艺术中心为什么需要这场“网红展”?
“希尔维·夫拉里”展览现场 阿那亚艺术中心 2022 摄影:孙诗 © Sylvie Fleury
她“将阴注入阳”,试图重新协定现当代艺术史中的性别呈现与书写。尤其有趣的是,艺术家所瞄准的这些看似“不太畅销”的艺术流派在萌发时并不受欢迎,但最终却被市场主流所同化,成为了拍卖场上的头牌。夫拉里波普式的挪用手法与其极简主义美学看似相互矛盾,但如果我们进一步思考就会发现,它们共同构成了对资本主义社会法则的深入洞察。
阿那亚艺术中心为什么需要这场“网红展”?
“希尔维·夫拉里”展览现场 阿那亚艺术中心 2022 摄影:孙诗 © Sylvie Fleury
很多人称希尔维·夫拉里为“朋克女性主义者”。艺术家本人亦声称:“在当今世界,你如果不是女性主义者,似乎就不可能作为一名艺术家。”在诸如《在卡尔·安德烈上行走》(1997年)和《剧烈妆容》(2007年)等作品中,她将被迷恋之物的毁灭转化为“天生的美学和情色”。
然而,在朋克的反叛精神之外,夫拉里还是一个积极肯定的朋克女性主义者。她在开车和购物中寻找和享受愉悦。
阿那亚艺术中心为什么需要这场“网红展”?
阿那亚艺术中心为什么需要这场“网红展”?
“希尔维·夫拉里”展览现场 阿那亚艺术中心 2022 摄影:孙诗 © Sylvie Fleury
她的作品呈现出一种可控的张力和无声的暴力,以及对生活和生命毫无保留的欢庆。正如文化理论家苏特·杰哈里(Sut Jhally)写道:“在物化(objectification)的过程中,有一个时刻必须得到保留。”
显然,夫拉里主宰着她所占有的每一个空间,她将自己的欲望与物化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阿那亚艺术中心希望将希尔维·夫拉里的艺术实践介绍给中国观众,尤其是在此时此刻,围绕性别问题的讨论正在重塑着我们的社会。
阿那亚艺术中心为什么需要这场“网红展”?
“希尔维·夫拉里”展览现场 阿那亚艺术中心 2022 摄影:孙诗 © Sylvie Fleury
阿那亚艺术中心过往的展览项目都是通过与策展人、画廊等合作的方式展开。馆长张震中表示,这次之所以要从之前的“合作”模式脱离出来,是为了在展览项目之间铺上一些隐秘的线索,让它们的串联与并置合理化,产生逻辑和意义。这其中一条线索就是阿那亚的在地性。
”在这次展览里,由于阿那亚艺术中心所坐落其中的建筑最初是为买手店和概念商店所设计的,我们决定遵循它们的吸引力法则,让艺术机构化身艺术世界中物品和资本流动、交易的‘橱窗’。”
希尔维·夫拉里,《单件贾德(粉色与蓝色)》60×75×20cm 抛光不锈钢、玻璃纤维、车漆 版数:6/6 2008
“希尔维·夫拉里”展览现场 阿那亚艺术中心 2022 摄影:孙诗 © Sylvie Fleury
本次展览持续至8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