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30日,群展“即将到来的承诺”在拟像空间798艺术区的新场地正式开幕。与这场特别的展览一同到来的,还有拟像空间颇为严肃的转型宣告:在两年的试错中,拟像空间的方向从非盈利空间将转型为代理国内外当代艺术家更为专业的画廊。
从草场地241号空间搬到798艺术区核心区域中二街,无疑拟像空间所承受的关注与压力是同步增长的。作为画廊主以及策展人,渣克周说:“我们画廊可能之后会出现更多架上艺术。”
SIMULACRA拟像空间搬到798艺术区,官宣了第一个“即将到来的承诺”
SIMULACRA拟像空间搬到798艺术区,官宣了第一个“即将到来的承诺”
“即将到来的承诺”展览现场,SIMULACRA
走进展厅,Panos Dimitropoulos、丁世伟、赵邦、张永基  、丰丰、王宇琛 、孔令潼、孙博轩,  8位艺术家各自的影像、装置作品已不规则的“占据”了整个空间,散落在各处不断地吸引注意力。不管是入口处顶着海绵到处“乱跑”的扫地机器人,还是展厅中央巨大的装置墨镜、耳机,所有作品看起来都有一种“戏谑”感,而这也与拟像空间一直以来的气质相符。
丰丰《Cindy and Stella♡♥》95x22x10cm 擦地机器人 海绵  2022
丰丰《Cindy and Stella♡♥》95x22x10cm 擦地机器人 海绵  2022
丁世伟《光标、路径、身体 No.6》200x130x70cm PVC 热弯管 玻璃钢模型 铝片 喷漆 定制展台 2022
Panos Dimitropoulos《Blind Box》150x150 x4cm 玻璃钢锻造 2022
Panos Dimitropoulos《Ear drops》100x40.5x44cm 树脂翻模,内置音频蓝牙 2022
身穿统一白色服装的画廊工作人员,就像游走在一个个实验作品的研究人员,同时营造了一种直面现实的严肃与“闹剧”式的诙谐。作为时代的观测者,这些年轻的80后、90后艺术家们试图通过这混杂又变化莫测的数字媒介深入我们日常生活的缝隙中,去探索技术与真实的生命体验之间的辩证。
SIMULACRA拟像空间搬到798艺术区,官宣了第一个“即将到来的承诺”

丁世伟《屏幕信仰 No.2》15x17.5x12.5 cm 录像 3.81 寸四显屏 显示器驱动模块 微型计算机 精雕亚克力 定制电源 2022
SIMULACRA拟像空间搬到798艺术区,官宣了第一个“即将到来的承诺”
赵邦(从左至右)“云涂鸦系列”《我们是最后一代》《我们不用很累很辛苦就可以成佛》《这是最后的斗争》《试着去爱墙内的人》《即将到来的承诺》120 x73 cm收藏级数字喷绘铝板装裱 2022(从左至右)
在后疫情时代,逼仄的外部空间迫使人们开始加快向数字化生活逃逸的脚步。超扁平无边框屏幕、LED灯、 短视频、大数据算法、二极管、电镀芯片等媒介成为了新型的电子赎罪券,庇护人类免于存在主义式的虚无苦楚。这次展览就是艺术家一场关于数字化到底带给了我们什么的思考?但相比于解读艺术家的想法,这些作品更像是激活观众思想的活化剂。
王宇琛《V/R 项链》100x100x10cm 3D 打印树脂,丙烯喷漆 2022
王宇琛《花窗系列 1 号—数据眼花窗》35x135x15cm 安装尺寸可变 3D 打印尼龙 丙烯 2.0 英寸显示器 循环影像 2020
王宇琛《花窗系列 1 号—数据眼花窗》35x135x15cm 安装尺寸可变 3D 打印尼龙 丙烯 2.0 英寸显示器 循环影像 2020

孙博轩《Thorax》65x36.5x8cm 铝合金、透镜、金属固定装置、硅胶、油漆 2022

孙博轩《Hindwing》66x47x7cm 铝合金、透镜、金属固定装置、硅胶、油漆 2022
孙博轩《Glasswing》81x68x10cm 铝合金、透镜、金属固定装置 2021
孙博轩《Glasswing》81x68x10cm 铝合金、透镜、金属固定装置 2021
张永基《席梦思与花》《泡泡床与花》138x104cm 收藏级数字喷绘 裱于铝板、不锈钢条、纸巾、棉线
走向新的时代,人们所预想的自由没有到来,反而更多是被自己发明工具主宰,将全身心供奉给数字神祇。这种对数字媒介的依赖,这是一种进化?还是退化?画廊主渣克周轻飘飘的一句“未来已经被取缔”,有些让人震惊。
孔令潼《 lighter-than-99.site》网页,影像,混凝土翻制课桌,鲜花 2022
展览将持续至8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