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特雪糕,来一口吗?


当你攥紧世界首富的脖子,有权决定他是否该“掉脑袋”时,心情如何? ——喂!醒醒吧,它只是一根人形雪糕啊!   又或者一双宣称具有人类血统、来自地狱的球鞋摆在你面前, 你会被这份“惊悚”收买吗?   以及,当一个公司整天“不务正业”,老生产上面这些不着调的怪玩意儿,前途在哪里? ——话筒交给最有发言权的MSCHF,现在轮到你出场了!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01

MSCHF有毒 瘾比Yezzy还大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MSCHF读作Mischief,虽然在领英上自称乳制品公司,也确实生产过乳制品,但真实身份,却是一个名副其实靠“恶作剧”营生的艺术团队。成员仅10人、平均年龄20出头的MSCHF已入侵绘画、球鞋、食物、网站、软件等各个领域,用叛经离道的态度创造出“Yezzy”一样让所有人“中毒”的艺术作品。

像恶搞7-11便利店的8-12便利店,贩卖“成人不宜”的小零食: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跟肥伦Jimmy Fallon联名的最新款球鞋“Gobstomper”: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以及介绍如何把迪士尼动画里的小动物做成大餐的“WALT’S KITCHEN”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打开官网,从最早与中国艺术家郭欧东合作的实验装置艺术”The persistence of chaos(持续的混沌)”,到最近已经第81个项目“吃掉亿万富翁”雪糕,每个艺术项目都像后台脚本一样规整罗列,密密麻麻的英文代码只会让人感受到屏幕背后,程序员的满脸戏谑与冰冷问候。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当MSCHF要验证项目的可行性时,又会以代码格式的编号来“drops”。而网站上占据项目备案,一点击却又404的页面,便是至今尚在观察,未获得“drop”权限的存续项目。

drop #47 Chair Simulator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drop #63 Boosted Packs Mariah Carey ED.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drop #50 Dead Starup Toys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至于如何获取最新产品咨询,MSCHF的做法相当老派,作为反互联网沉迷和消费主义先锋,它们坚持用短信的方式告知顾客——“MSCHF一直都在网络上悄悄地创造着最荒谬的、病毒式的产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02

买单!为了胆量和怪诞

薅资本主义羊毛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要说“雪糕刺客”,比钟薛高更名副其实的是MSCHF今年夏天推出的“时令新品”——“EAT THE RICH”亿万富翁雪糕。工作人员开着餐车闪现布鲁克林街头,花10美元(折合人民币67元)就可以尝尝嚼碎比尔·盖茨、埃隆马·斯克、马云、扎克·伯格和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头颅的滋味。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有网友戏称“可谓是充分利用资本主义经济规律给穷人收智商税的典范”,而另有知情人士澄清这只是MASCHF的快闪艺术项目,售卖的天数一个手指头都数得过来,“这就是艺术表达,真要说割(穷人)韭菜,那还凑不够项目经费。”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人血球鞋地狱变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Lil Nas X曾两次站在流行宇宙的风口浪尖,一次是骑在马背上唱《Old town road》,还有一次就是跟MSCHF合作,将人血滴入改装过的Nike Air Max 97鞋底被Nike起诉(后达成和解)。红黑配色配上金属五角星点缀是地狱的来客,被这一滴人血唤醒了封存已久的血腥阴暗,赋以“撒旦鞋”的怪称。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看客中有的怒赞此前无古人之举,有的则大呼“生理不适”,认为它超出了“恶作剧”范畴,穿上恐被附体诅咒。“撒旦鞋”一推出就秒售罄,2021年度炒鞋名单里绝对有它一席之地。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鸡哥,抽烟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此生最恨两种声音,一个起床铃,一个尖叫鸡,一个听了得起床,一个听了起鸡皮疙瘩。MSCHF的工作人员在某个午后不经意把后者跟胡萝卜、水管拼在一起,那一刻,电光火石,当事人情绪突然不再稳定——“因为它,我们整个团队都失去了理智——真的想做出点真东西来!”于是,世界上就出现了第一个尖叫鸡烟斗,虽然它的出现比起激动人心,还是匪夷所思更多。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做“真东西”,MSCHF也用到了“真材实料”。烟斗鸡身是专门定制的有机硅体瓶,而出烟口斗钵是一盏玻璃碗和细瓶颈。你以为尖叫鸡做了烟斗之后就忘记自己原来的身份了吗?放心,轻轻一捏鸡肚,熟悉的声音又会立马在耳边响起。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有了尖叫鸡烟斗,下次吸烟不用再偷偷摸摸的了,老妈只会笑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喜欢玩小孩子的玩具。(P.S.吸烟有害健康~)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03

互联网怪事 玩物丧志

摸鱼神器,开会,but看剧

MSCHF团队里面一定藏着美剧《The Office(办公室)》的间谍,否则也不会拿剧中片段做素材接连恶搞它两次。团队开发了名为“Netflix Hangouts”的谷歌浏览器插件,上班时间想摸鱼看剧,又怕被老板发现?这还不简单,开启这个插件,让摸鱼的你看起来像是在参加视频会议,即使被剧情逗乐笑出声,那一定是这份工作太有乐趣。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本着太“实用”的好奇心,点开了下载页面,却发现主页上徒有一行“追悼词”——“谷歌讨厌好玩的东西,下架了我们的拓展程序,所以——我们打开了源代码!”怎么字里行间品出了兴奋和嘚瑟呢?叛逆,MSCHF简直太叛逆!

按屏按到人窒息,数钱数到手抽筋

如果爱玩手机也是一种本领,那靠这个谁都会的本领拿几十万奖金,岂不是轻而易举?MSCHF跟MR BEAST联合开发了一款名为“FINGER ON THE APP”“傻瓜”游戏,比赛规则只有一条,把手指按在屏幕上,谁最后放开谁就赢。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此举是为了让人反思每天沉迷手机屏幕的生活,说起来容易,但目前傻瓜游戏的最高纪录仅仅51小时,看来人类除了手机,真还有其他事可做啊~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买包,买包的包包

如果LOGO是名牌的符号,而名牌又是身份的象征,那买不起名牌包的人怎么证明自己?MSCHF躁动的拳头又向消费主义发起冲击,开了个“ONLYBAGS”网站卖起了名牌包包的包装袋,Burberry、Prada、Supreme、FENDI…..每个44美金,一上线又秒没,连这都要靠抢?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原本是用来包装奢侈品的包装袋,现在成了包装人自身的平替,奢侈品的地位、价值被MSCHF巧妙地置换为“浮于表面”的虚荣心。提着它出门,总算没人质疑这个包装袋的真假,也无人在意里面装的究竟是10万块的包包还是中午的盒饭。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回到最初,病毒2008

熊猫烧香病毒已经成为历史,QQ被盗也不再是日常,但如果令人生厌的病毒是把沉迷互联网的人拉回到真实世界的偏方,那这策略便是以毒攻毒。MSCHF在2016年推出的第一件艺术品中与中国艺术家郭欧东合作,在一台2008年生产、10.2 英寸的三星笔记本电脑里“极端”地植入了6款恶意软件(ILOVEYOU、Mydoom、SoBig etc.),要解决问题,只得不断插拔电源线、重启脚本。至于此举带给全球的近1000亿美元损失,拍卖电脑所得的130万美元反而更有分量。这也是MSHF不言而喻的宣言——反抗互联网虚无。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

即使已经推出过82个项目,具备超出常规的眼界与想象力,但被追问如何定义MSCHF的品牌风格时,创始人Gabriel Whaley仍然打起了幌子:“什么品牌?我不太清楚。我们是一家会扼杀魔法的公司,正尝试着在世界上做一些无法定义的事。”他对后互联网时代持消极的虚无主义态度——“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让世界变得更美好,我们正试着弄清楚,这一切究竟有多么糟糕。”

我用雪糕行刺,一口干掉5个亿万富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