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爱猫的历史到底有多长不得而知。但爱猫爱到把猫当成缪斯,写进或者画进作品中的,早已有之,而且大有人在。

陆游爱猫,写下“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

徐悲鸿爱猫,说出“人家都说我的马好,其实我的猫比马画的好。”

海明威最多的时候养了几十只猫,放弃挣扎的他说出:养了一只猫,就会再养一只。

胡利奥·科塔萨尔甚至在爱猫身上看到知己的影子,“我时常渴望能找到那些像我一样不能与时间同步的人,但总是渺茫难寻;不过我发现猫咪似乎和我的境况相似,还有书,它们也常被时间遗忘。”

如果再编辑一个名人爱猫录,列举出“吸猫丧志”的案例,大概很多作家和艺术家都免不了中招。

“我不想拍摄世界上最美丽的猫,而是想在我的镜头中捕捉它们的魅力,同时在它们的瞳孔中反射我。”

这句深情款款的表白出自日本摄影大师深濑昌久,对象就是他的两只爱猫佐助和Momoe。

深濑昌久是日本战后第一代摄影大师之一,也是引领日本摄影界走向国际的重要人物。

他的作品《鸦》系列,直到现在仍被奉为示范“灰”的不同结构、不同调性的经典之作。模糊、粗糙的显影粒子、高反差的对比、看似不精确的局部放大,甚至有些曝光不足或是过度曝光,却让勾勒渡鸦黑白轮廓的线条像诗一般灵动深邃,整体画面透露着一种孤绝之气。

也有人说,深濑昌久是摄影师中的流浪诗人,《鸦》就是他的流浪者之歌。

但是显然,面对猫主子的时候,这位大师也孤绝不起来了,镜头下满满都是宠溺和爱意。

深濑昌久从1977年开始拿起相机记录佐助的“猫生”,不论它在广场上晒太阳撒欢,对着鱼缸垂涎三尺,还是没入野草堆里逗弄昆虫青蛙,在摄影师主人眼里,都变成了生活中最值得捕捉珍藏的美好画面。深濑还回忆说:“那一年,为了从猫的视角去拍摄,我经常在地上爬来爬去,仿佛变成了一只猫。那是我最幸福的一次拍摄任务。”

最近,日本深濑昌久档案馆联合 Atelier EXB出版工作室重新整理了摄影师拍摄佐助的照片,配以他生前的采访记录和关于佐助的文字,集结成这样一本《深濑昌久:给佐助的情书》。

有意思的是,深濑昌久是这样定位他镜头下的猫:这个系列实际上是自画像,我以佐助的形式呈现出来的,其实是我自己。

大师亲身示范吸猫正确姿势,是不是又给了我们理直气壮吸猫的底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