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戬近几年的创作多在描绘动物,包括猿、虎、鹿等等,如果在中国传统画目中,大约可以被纳入到鸟兽之中,但是显然,他并未想在中国传统绘画的图像谱系中深耕,而是要开掘出自己的一块新地。李戬从花鸟画创作的系统出发,将动物的形象从花草树石的视觉结构中剥离出来。
艺术家李戬

艺术家李戬
李戬:在宣纸上重现可爱动物与杀马特
李戬:在宣纸上重现可爱动物与杀马特
李戬:在宣纸上重现可爱动物与杀马特
李戬个展“低语”展览现场

李戬个展“低语”展览现场
李戬的水墨技法与其他水墨艺术家并不太一样,他的水墨更多是在做减法,其画布上的白色并不是宣纸本身的颜色,而是先将整张纸涂上颜色,然后再把这些颜色洗去成为白色。
李戬 《白鸟》 93×68cm 纸本设色 2020

李戬 《白鸟》 93×68cm 纸本设色 2020
李戬《白鸟》(局部)

李戬《白鸟》(局部)
这种独特的技法使得李戬的画呈现出一些独特的视觉效果。在他最为代表性的动物形象中,毛茸茸的感觉与其他器官之间的明晰构成了对比,十分传神。
李戬 《虎》 94×62cm 纸本设色 2020

李戬 《虎》 94×62cm 纸本设色 2020
李戬 《半猿》 93×68cm 纸本设色 2020

李戬 《半猿》 93×68cm 纸本设色 2020
在中外艺术史上,动物题材都是极为重要的内容。李戬在“化身”为动物的过程中,表现出了勇敢展示和表达自我的精神自由。北宋文学家苏轼在《赤壁赋》中有“羽化而登仙”之句,得道之人或可幻化为仙鹤,自由翱翔于天地间。或者正是这种“逍遥游”的心境,让李戬在动物题材的创作中不断深入,成就了自己的独立面貌。
李戬 《白兔》 119×98cm 纸本设色  2021

李戬 《白兔》 119×98cm 纸本设色  2021
李戬 《鹿》 94×67cm 2020 纸本设色

李戬 《鹿》 94×67cm 2020 纸本设色
李戬 《隼》 96×66cm 纸本设色 2020

李戬 《隼》 96×66cm 纸本设色 2020
在动物的形象以外,李戬还着意描绘了几位“杀马特”的形象。李戬之所以描绘他们,在于他对杀马特群体疏离的生活状态的关注,这是一种发自本能的共情。就像他在描绘动物画时将自己注入其中一样,他在他们的身上同样感受到一种相似的触动。
李戬 《少年K》 56×41cm 纸本设色 2020

李戬 《少年K》 56×41cm 纸本设色 2020
李戬 《少年O》 56×41cm 纸本设色 2020

李戬 《少年O》 56×41cm 纸本设色 2020
李戬 《力》 57×42cm 纸本设色 2020

李戬 《力》 57×42cm 纸本设色 2020
艺术家关注和表现的主题,就是艺术家世界观的体现。李戬的艺术中能看到他的特立独行,以及他观察世界万物的方式,他更愿意用一种古老的文化经验和思想经验去表达自己的思考。这些绘画,是他内心世界的独白,是他与现实世界相处方式的写照。他将自己装扮成为动物,或者在这层毛皮的保护下,他的内心会更纯净一些。面对当代艺术对人的问题的直接追问,李戬则是生活在一个更为内观的世界。
此次展览将持续到10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