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宗慰在重庆,约1940年
时任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的吴洪亮在2012年策划了于中国美术馆举办的“求其在我——孙宗慰百年绘画展”,并著长文《求其在我——读孙宗慰作品与人生》,奠定了孙宗慰在20世纪艺术价值的重要地位,并且随着中央美术学院赵力教授撰文《发现孙宗慰》的同时又整理出孙宗慰年表,此前默默无闻的孙宗慰开始进入艺术市场的视野。
“西域西域——孙宗慰艺术展”开幕式 
“西域西域——孙宗慰艺术展”开幕式 
“西域西域——孙宗慰艺术展”研讨会

9月2日,“西域西域——孙宗慰艺术展”于势象空间开幕,展览围绕孙宗慰1941年至1942年间西域采风的经历,共展出其油画、水墨、水彩、素描原作六十余件。此次展览由势象艺术中心主办、开拍国际学术研究部协办,曹庆晖担任学术主持,冯宇为策展人。

左起:冯宇、王兴伟
左起:孙景年、王兴伟、许红、秦琦
左起:吴洪亮、曹庆晖、孙景年、许红
左起:段建伟、邰武旗

中国艺术史回朔百年,谁是最重要的艺术家,谁因为什么可以被记载入史册?这或许是艺术史学家们定论,百密一疏在所难免。我们很难具体了解到在历史的滚滚车轮下,谁被掩埋,谁被遗忘?但冷静下来想想,那些经历了那么多坎坷与不公的上世纪艺术家,身处洪流般变动的年代,他们的艺术我想是更加纯粹的。追名逐利和时代太相背,当国家的命运都命悬一线时,哪来的什么艺术史,更别提期冀被载入其中。所以,老先生们每画一笔都是为了自己,从不见有功利性与目的性。很多上世纪的艺术家,我们是通过二级市场的学术研究与挖掘以及高价成交来深入了解他们,而那些在市场中经得住几轮审视,艺术价值越来越明晰,并且艺术地位愈发重要的艺术家屈指可数,孙宗慰(1912-1979)就是其中的一员。

愈发璀璨的孙宗慰,他当然不仅仅是徐悲鸿的学生、张大千的助手
愈发璀璨的孙宗慰,他当然不仅仅是徐悲鸿的学生、张大千的助手
愈发璀璨的孙宗慰,他当然不仅仅是徐悲鸿的学生、张大千的助手
“西域西域——孙宗慰艺术展” 势象空间展览现场
“西域西域——孙宗慰艺术展” 势象空间展览现场
愈发璀璨的孙宗慰,他当然不仅仅是徐悲鸿的学生、张大千的助手
孙宗慰在徐悲鸿门下习得正统的西方绘画基本方法,又以先驱者的身份,作为张大千的助手于1941年远赴敦煌临摹中国古代壁画与塑像,开启了中国画的大门,加上战乱期间特殊的生活经历,使得孙宗慰的绘画逐渐形成既富有严谨的造型功底,又不失东方韵味的独特风格,他在西部停留期间所创作的一批作品,原始的民族气息和西部苍凉的诗意在画中表现得淋漓尽致,西部之行对其艺术风格形成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并且也因其影响形成了艺术家生涯中最成体系的作品。本次展览中最重要的两个章节分别油画以及水墨展示了老先生关于少数民族生活、当代油画性探索、人类精神风貌等一些问题阐释。
《藏女舞系列之五》80×28cm 纸本水墨设色 1943 
《藏女舞蹈》 80×41cm 纸本水墨设色 1943
《塞上一景》80 × 46cm 纸本水墨设色 1943
《赴庙会途中》106×62cm 纸本水墨设色 1943年

跟随张大千前往西域,藏民的吃穿用度成为孙宗慰最丰富的灵感来源,《藏蒙人物图册页》作品应运而生,通过正、背面的18位人物描绘,展现了不同民族,不同服饰的丰富面貌,艺术价值之外,亦是反映西部少数民族生活与风俗的重要历史资料。

愈发璀璨的孙宗慰,他当然不仅仅是徐悲鸿的学生、张大千的助手
愈发璀璨的孙宗慰,他当然不仅仅是徐悲鸿的学生、张大千的助手
愈发璀璨的孙宗慰,他当然不仅仅是徐悲鸿的学生、张大千的助手
愈发璀璨的孙宗慰,他当然不仅仅是徐悲鸿的学生、张大千的助手
愈发璀璨的孙宗慰,他当然不仅仅是徐悲鸿的学生、张大千的助手
蒙藏人物图(册页)15×25cm×9 纸本水墨设色 1942

孙宗慰还尝试自己制作矿物颜料。高饱和度的色彩用来表现少数民族题材却一点也不会显得突兀和夸张,让他此时期的作品看起来和彼得 • 勃鲁盖尔画的农民题材油画有些相似,同样是鲜亮的颜色,欢脱的气氛,有别于现代感的特殊风韵,最难能可贵的是我们总能从孙宗慰的作品中发掘出一股诗意,这是西方美术所无法给予的。洒脱、轻松、流畅的笔触以及画面基调是孙宗慰在战时为自己留下的飞地。

《蒙藏人民歌舞图》90×120cm 布面油画 1943
《蒙藏服饰》44×25cm 布面油画 1941
《前行》47×29cm 布面油画 1942

在敦煌孙宗慰接触到了原汁原味的中国古代绘画,加上西部的人文环境,使他对绘画的接触和了解相较之前要全面得多。挫折体现在孙宗慰完全有别于同时代画家的油画创作。他没有完全沿袭徐悲鸿的严肃写实一派,我们在其油画中更多是看到了当代艺术的省略与概括,看到了情绪的转移与价值观的表达。

《献茶图》53.7 × 68.4cm 布面油画 1943年 王兴伟收藏
《月牙泉》64×82cm 布面油画 1943
《塔尔寺内景·小金瓦寺》孙宗慰很多人物画里边不像传统的学院派表现人物,他忽略骨骼关系、透视,他把喇嘛用团块的形状来表现,这在现在看来依然超前的。也可能是由于蒙藏人民生活在高原地区,服装比较厚实,孙宗慰笔下的人物着装具有明显的厚重感,他运用非常主观和夸张的线条勾勒出人物的轮廓线,人体的骨骼结构被大幅度弱化,这种线条并不是为了再现自然,而是画家在创作时有意识的变形。他的绘画对于当代艺术家也都有很对影响,比如秦琦、王音、王兴伟。
《塔尔寺小金瓦寺》58.5×73.5cm 布面油画 1943年
展览将持续到10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