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上海,人们的印象常常是精致摩登的小资情调、是旧租界里的一幢幢洋房别墅、是道路两旁的法国梧桐……但这样的印象未免稍显刻板狭隘,上海共有16个区,其实各有风味,这一次,因为“上海之鱼”国际公共艺术双年展,我们将目光投向通江达海的奉贤。

1
上海之鱼俯瞰图
开幕现场,罗浮紫创始人毛文采发言
领导视察
艺术家签到
1

99日,由罗浮紫公共艺术团队策划的第二届“上海之鱼”国际公共艺术双年展“游弋YOUYI”在奉贤区上海之鱼雕塑艺术公园开幕,展出了31位国内外艺术家的40件定制作品。

在偌大的雕塑艺术公园中,绿草成茵,湖中水波荡漾,40件新作与上一届双年展留下的“旧作”分散于公园内各处,走着走着,眼前会时不时出现惊喜,这些大自然之外的动人风景,以一种柔和、不突兀的方式为公众带来别样的视觉体验。

1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观展导览
游艺发电站驿站
1

在“上海之鱼”之前,罗浮紫公共艺术团队已经做过10年的静安国际雕塑展,所以无论是在策划、资源、操作等方面都已累积了相当深厚的经验,这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上海之鱼”双年展的高起点和高品质。

王鲁炎、施勇、何岸、刘建华、伍伟、颜石林、梁绍基、比安·梅洛(法国)、拉斐尔·多梅内克(古巴)、佩德罗·雷耶斯(墨西哥)……这份参展艺术家名单,无论从哪方面看,都够分量了。

1
旦儿&庄辉《鸳鸯》  H80×93×70cm 不锈钢、烤漆 2008
旦儿&庄辉《鸳鸯》  H80×93×70cm 不锈钢、烤漆 2008
施勇《可能》  H150×300×130cm 不锈钢 2021
施勇《可能》  H150×300×130cm 不锈钢 2021
谭英杰《树下的想象》 H40×0.2cm 透明彩色亚克力 2021
1

但奉贤的“上海之鱼”双年展绝对不是静安雕塑展的平移,如何做出双年展的“在地性”、围绕着奉贤的地理、人文文化展开艺术的叙述成为衡量“上海之鱼”精彩程度的一个重要因素。

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展览作品与奉贤本地的联系,千丝万缕,或隐或显。
施勇的《可能》,与奉贤不算长的发展历史与未来的无限可能形成完美互文;
李季的《余·影》在湖边,作品外观如鱼尾,且在主题上结合了奉贤皮影戏的元素,当观众通过手机AR识别装置时,鱼的影子便从门洞中鱼跃而出;
拉斐尔·多梅内克具代表性的大型公共装置《基本旋转,上海,鱼贯而入》,在装置面板间旋转移动、斗转星移之隙,上海这座城市的沧海一瞬已然尽收眼底;
谭英杰《树下的想象》就在奉贤创作,他将自己在那里遇见的事转换成文字和图案,以手绘的方式在彩色透明亚克力上呈现出来,这一系列 10 件作品分布在不同的树梢之下,在风吹拂中微微摇晃,如同耀眼的沉默风铃……
 
1
颜石林《美惠三女神》 H240×130×80cm 树脂 2020
颜石林《美惠三女神》 H240×130×80cm 树脂 2020
颜石林《太阳出来了》 H240×180×100cm  树脂 2021
颜石林《太阳出来了》 H240×180×100cm  树脂 2021
伍伟《蛮蛮》 H300×85×85cm 金属板喷漆、人造纤维 2020
张占占《我走了》 H220×93×116cm 玻璃钢烤漆 2020
张占占《我走了》 H220×93×116cm 玻璃钢烤漆 2020
王鲁炎《面对的背对者》 H400×406×100cm 拉丝不锈钢 2019
王鲁炎《面对的背对者》 H400×406×100cm 拉丝不锈钢 2019
陈秋林《薄荷·流光》 H435×200×200cm 铜板、老船板、生锈钢板 2018
陈秋林《薄荷·流光》 H435×200×200cm 铜板、老船板、生锈钢板 2018
艾域克·柏达《库比肯3.3》H240×240×210cm 钢、尼龙 2017
商亮《拳击人的肖像》 H215×81×75cm 玻璃钢、漆 2021
1

除了在上海之鱼雕塑艺术公园之外,展览还延伸至龙潭公园、青年艺术公园、年丰公园和九棵树(上海)未来艺术中心,五个公园加一个艺术中心的规模,当得起“双年展”二字。

都是两年举办一次,静安国际雕塑展未叫做“双年展”,而“上海之鱼”却被冠以“双年展”之名,从一个侧面展现出后者在作品选择上的学术性与严肃性。

1
LAAB《小小星球》 H350 x 700cm 不锈钢 2018
艾迪·帕斑多诺《生活在喜悦的生活中》 H350×650×200cm Vespa 摩托车,金属板,不锈钢 2020 
沈烈毅《跷跷板·门》 H250×460×90cm 钢、铁、木门  2021
沈烈毅《跷跷板·门》 H250×460×90cm 钢、铁、木门  2021
法比安·梅洛《Pentateuque》 H480×300×260cm 聚酯树脂、玻璃钢、钢 2013
高伟刚《跃升者》  H500 x 350 x 380cm 耐候钢,不锈钢 2014-2018
 
何岸《世界是你们也是我们的》  H70×900×100cm 不锈钢、耐候树脂、透镜 LED 光源 (定制)、变压器、色粉、色胶  2021
何岸《世界是你们也是我们的》  H70×900×100cm 不锈钢、耐候树脂、透镜 LED 光源 (定制)、变压器、色粉、色胶  2021
拉斐尔·多梅内克《基本旋转,上海,鱼贯而入》  H255×900×400cm/H255×278×557cm/H255×450×400cm/H255×557cm 金属框架、激光切割建筑碎片网 2021
李季《余·影》  H200×600×260cm  木、 金属框架 、防腐漆 、 泥土 、AR 2021
李季《余·影》  H200×600×260cm  木、 金属框架 、防腐漆 、 泥土 、AR 2021
刘建华《红色的形体》H135×77×55cm 玻璃、碳纤维 2018
刘建华《红色的形体》H135×77×55cm 玻璃、碳纤维 2018
刘毅《春语者》 H200-230cm 钢筋 , 草,钢板,油漆 2014
刘毅《孩子》 H254×427×247.3cm  钢,油漆 2020
刘毅《孩子》 H254×427×247.3cm  钢,油漆 2020
欧阳苏龙《聚会》 3D 雕刻高密度泡沫,树脂,真石漆 H90×160×130cm 2021
佩德罗·雷耶斯《团结》 H920×468×220cm 钢 2018
佩德罗·雷耶斯《团结》 H920×468×220cm 钢 2018
王恩来《零和游戏》 H390×120×370cm 综合材料 2018
王恩来《零和游戏》 H390×120×370cm 综合材料 2018
王令杰&郝经芳《咡》 H130 x 105cm 瓦罐,不锈钢 2021
王令杰&郝经芳《咡》 H130 x 105cm 瓦罐,不锈钢 2021
1

除了展现作品、改变城市人文面貌之外,“上海之鱼”国际公共艺术双年展实际上抛出了一个问题:怎样的一种公共艺术的才是好的?

艺术家施勇在开幕论坛上的一段话引人深思:“在改革开放初期,我们觉得需要文化,于是全国各地出现铺天盖地的城市雕塑。我们的初衷是为了让这个城市更美,但实际上却变成了一种污染。为什么?那时候说到城雕就意味着“行活”,拿一个抽象的东西扭巴一下,切一刀,叫《腾飞》,那边再拧巴一下,拉一下,叫《希望》……这其实不但不能让城市更美,反而会让城市变得更糟糕。所以,真正好的城市公共性的雕塑其实是能够影响和改变一座城市的气质。”

从第一届“鱼跃”到第二届“游弋”,“上海之鱼”国际公共艺术双年展无疑正影响和改变着奉贤的气质,创始人毛文采在开幕式上说,她们计划至少做十年,未来几届的主题都想好了,“但暂时保密”。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奉贤的地区历史书写,或许将注定有“上海之鱼”国际公共艺术双年展的一笔。

1
开幕式论坛左起:彭雪军(上海奉贤新城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战略发展部经理)、施勇(参展艺术家、香格纳画廊艺术总监)、朱旭东(易居联合创始人、宝库文化执行董事)、上海作家、译者btr、陈敏娟(《IDEAT理想家》杂志主编)、施金楽(罗浮紫公共艺术项目总监)、谢斯曼(艺术史学者、Artsy中国区内容与营销总监)
开幕式论坛
左起:彭雪军(上海奉贤新城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战略发展部经理)、施勇(参展艺术家、香格纳画廊艺术总监)、朱旭东(易居联合创始人、宝库文化执行董事)、上海作家、译者btr、陈敏娟(《IDEAT理想家》杂志主编)、施金楽(罗浮紫公共艺术项目总监)、谢斯曼(艺术史学者、Artsy中国区内容与营销总监)
论坛结束大合影
奶粉周涂鸦表演
奶粉周涂鸦表演“无聊的樱桃(一条鱼的即兴)”
奶粉周涂鸦表演“无聊的樱桃(一条鱼的即兴)”
展览持续至2021年12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