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进法国多学科艺术家Thierry Mandon的主页,我的浪漫雷达又狠狠地动了。

这个名为活画Tableau vivant的艺术作品名字取得恰如其分,真就像是一幅立体的拼贴画,而极简的人和装饰物置于画框之中。落地灯、玫瑰花、红酒、黑衣男子、牛皮纸页的书,似乎能在某场午夜法国电影里找到这个画面。

“Tableau vivant” (2007-2008). 

但如果,它的环境是这样呢?

“Tableau vivant” (2007-2008). 

你设想的浪漫画面,其实发生在一栋烂尾楼,这还不够,还是外立面上。 

只看特写,它不过是日常中的浪漫瞬间;而放眼全景,它变得危险、恐怖、摇摇欲坠,甚至由于过于怡然自得而格格不入。 同样地,还有这个关于名为“外部-内部”的艺术实验。白色流苏毯,木质画框的油画,小巧可爱的床头灯,睡在这样的房间,应该能做一场好梦吧: 

“Inside–Outside” (2015)

但如果你的一举一动都能被四周打开的门窗、街头行走的人们所窥探呢?如果这些装置都被粘在墙上,你的身上并没有太多的安全防护措施呢?

“Inside–Outside” (2015)

视频看起来更直观,混着风吹过的声音:

这种戏剧冲突正是Thierry Mandon想要呈现的。装置、表演、摄影,甚至经由UGC传播散落在各种社交网站上,这一系列过程才构成了他的艺术。

他把自己当作戏剧的主角,把司空见惯的生活场景搬到另一个日常环境中去,譬如随处可见的房屋、海洋、森林、雪山……这些日常+日常,并没有1+1>2的效果,反而在彼此消解、彼此抵抗,使其具有了怪诞、恐惧等异常色彩。乍一看,也许会觉得“他在干嘛?”,而习以为常以后,又会觉得这种看似神经质的行为背后有一种诗意的浪漫。

他的行为艺术生涯,还做了许多其他的尝试。

 饮大海水,一杯接着一杯: 

《不是喝酒的海》(Ce n’est pas la mer à boire)

在雪山上种植鲜花,标记自己来过的足迹:

《播种机》(Le semeur)

在海滩边使用吸尘器,纵使海水又会冲洗一遍又一遍:

《家庭主妇模仿者》(Parodie ménagère)

给光秃秃的枝头挂上花朵,提前过春天:

《花匠》(Le fleurier)

Thierry Mandon不介意听到从人们口中传来的“不可能”甚至“不舒服”的情感表达。他的这些艺术实验希望让人们在围观同类时,能感受到人是一个有弱点、有局限性,同时也有创造力的生物。同时提醒我们:在面对自然时,也可以有很多种感受方式。哪怕它是离奇的,脱轨的,与常理相悖的。

危楼高千尺,但手可摘星辰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