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是什么?

严谨的科学家会说:“狭义地说,光是人类眼睛可以见的电磁波。但光具有波粒二象性,既有具有粒子性,又具备波动性,即是物质,又是能量。”

执着的画家会说:“光是调皮的魔鬼。印象派画家们为了捕捉如玫瑰金一般绚丽的晚霞,每天定时定点地在画室守候,快点,再快点,再晚一点,撒在天地万物的那抹金粉就要褪色了。”

浪漫的诗人会说:“光是江南的春天,是‘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的回忆。”

虔诚的教徒会说:“在《圣经》里说,上帝只不过说了一句“要有光”,光便存在了。”

我想,日本设计师山中一宏(Kazuhiro Yamanaka)的答案应该是——“光是温柔的存在吧”?

第一次看到他的作品时,心中那个某块的领域好像突然被轻轻地触碰了一下。浪漫却又充满童趣的设计,是将儿时的幻想还原。

朱天心在《击壤歌》写:“满天都是汉唐的秋香色,月亮近得我是嫦娥。” 不需要橙黄或者粉红的网红氛围灯,就让山中一宏为意大利光具品牌Pallucco设计的“折叠月亮”(Collapsible Moon)来照亮这个晚上。此时此刻的背景乐,应该放上莎拉·布莱曼的《月亮之子》(Hijo de la Luna)

月光照射大地,给万物笼上一层薄纱。要想保留轻盈的月光,除了可以选择“折叠月亮”之外,还可以看看这款手帕灯(Handkerchief Light),1999年的作品,看起来依然十分时髦。

如果嫌弃月光太过清冷,那我们去雨天寻找那阴绵的光。多少有一些黯淡,但正好适合让思绪都一丝一丝沉淀。这款依旧是为Pallucco设计的灯具,只在2004年至2007年限时供应。定是看透这氤氲在空气当中的诗意,美国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也将其纳为馆藏。

不应该简单地将这盏灯看做一件家具来理解,它更像是一件互动艺术品。用磁性棒当做涂鸦,捕捉光跳跃的痕迹,它将优雅、创造力和趣味性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啪嗒——”一声,光了无踪,去无痕。

微弱的烛光,也在山中一宏的设计范围之内。灵感来源自晚风轻拂下,烛火跳跃的舞姿。这款烛台的设计理念非常尊重烛光本身的美以及它与影子的关系。翘起的卷边,既是对于清风的礼赞,也是拿起烛台的把手。

不止是有浓厚的浪漫基因,山中一宏的视野里充满了孩童天真烂漫的细胞。

这是看起来平平无奇的一张纸??

但它卷起来就是一盏灯。

这款名为“纸火把”(Paper Torch)的灯具,轻盈灵动,却又带有巧思。当纸张卷起来时,内置的led灯会自动点亮,聚拢的纸卷,将光揽入怀中。

从外看看平平无奇……

从里看大有玄机……

用起来……

咦——有飞碟!

山中一宏将无人机与台灯相结合,为的就是让你无论在家中的哪一个角落,都有一盏灯为你指路前行。
也许是我太过偏心,山中一宏的每件作品我都觉得很有趣。囿于篇幅,不可能一一展示,就挑了几个我最喜欢的作品,但比起作品,我更喜欢是山中一宏的设计理念。

根深蒂固的极简主义者,山中一宏认为设计时,最重要的是将使用的素材控制在最小限度,并尽可能地减少所需的工作量。他觉得设计重要的不是物品本身的设计,而是设计由该物品产生的看不见的物质,因为这是物与物之间产生的空间,以及在空间中产生的关系。

椅子、桌子和灯光之间产生的关联性,用线段连接起来,宛如星座一般。就像星座有着各自故事,创造这些故事,也是设计师的使命。

谢谢你,山中一宏。你让我看到光温柔的模样,好奇当这样的光照向世间之时,会有什么样精彩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