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现场,「伍伟:大千图说」,策展人:杨紫,2021.11.13-12.05,花厅计划,上海
图片来源:花厅计划
11月13日,艺术家伍伟的个展《大千图说》在上海花厅计划开幕,本次展览是花厅计划的第九辑,由独立策展人杨紫受邀策划。
花厅计划新展 “大千图说” ,置身伍伟的 “占卜” 场
展览现场,「伍伟:大千图说」,策展人:杨紫,2021.11.13-12.05,花厅计划,上海
图片来源:花厅计划
《大千图说》,又名《三千大千世界图说》,是“民国第一神童”江希张的著作,是一部狂想宇宙的奇书,具有类似“山海经”遗风的神秘色彩。它一方面受大众的追捧和消费,一方面被宣扬科学、理性的进步知识分子们抨击。鲁迅以杂文《科学与鬼话》对其恶评:“捣乱得更凶的,是一位神童做的《三千大千世界图说》。他拿了儒,道士,和尚,耶教的糟粕,乱作一团,又密密的插入鬼话……但讲天堂的远不及六朝方士的《十洲记》,讲地狱的也不过钞袭《玉历钞传》。这神童算是糟了。”事实上,有人推测,这本书是时人借“神童”之名牟取稿费暴利,而并非署名者所撰写。
花厅计划新展 “大千图说” ,置身伍伟的 “占卜” 场
花厅计划新展 “大千图说” ,置身伍伟的 “占卜” 场
花厅计划新展 “大千图说” ,置身伍伟的 “占卜” 场
展览现场,「伍伟:大千图说」,策展人:杨紫,2021.11.13-12.05,花厅计划,上海
图片来源:花厅计划
在同名展览“大千图说”之中,伍伟用各种带有传统风格的廉价现代家具,以及《大千图说》作者臆测宇宙的图像,设置了一处“占卜”场。桌椅的位置暗示了占卜者预备占卜者之间的关系:对于未来,他们表现出了同样的关切。掌握未来的权力由想急迫预见未来的焦渴引发,权力拥有者为了维护力量与威望,给予对方语义和逻辑模糊的回应。装置边沿反复出现的圆,暗示着该权力位置的流动和转化——预报未来的人同样也是被未来折磨的人,不曾超脱。科学家也要预知未来,天气冷暖,大数据流动趋势,如此等等,霍金甚至警告世人,外星人会为资源侵略地球。无论是科学,还是迷信,都想与时间赛跑,挑战时间的线性运动轨迹。夹杂迷信与科学——确切地说,科学的表象——的《大千图说》,之所以受到欢迎,1916年初印,1917年重刊,原因之一,是迎合了百姓在乱世起伏不定时,对时局的揣测狂想。这般狂想,并非单是抚慰的,更多时候,它是激烈的,是宏放的,游走于天堂与地狱之间。伍伟在临摹《大千图说》插图时,使用了美式漫画中爆破的字母框与宇宙星体的图形相邻。远方星体发生的灭顶之灾,只用敷衍了事的拟声词字母概括。对于伍伟而言,这组“附图”系列并非“绘画”,而是用于辅助解说的“图说”,其用途,是对观众们既身处其中又置身事外的位置一番直观说明。
花厅计划新展 “大千图说” ,置身伍伟的 “占卜” 场
展览现场,「伍伟:大千图说」,策展人:杨紫,2021.11.13-12.05,花厅计划,上海
图片来源:花厅计划
花厅计划新展 “大千图说” ,置身伍伟的 “占卜” 场
展览现场,「伍伟:大千图说」,策展人:杨紫,2021.11.13-12.05,花厅计划,上海
图片来源:花厅计划
近年来,伍伟的创作围绕着纸的媒介展开,最为人熟知的,是他将纸剪裁成动物皮毛的样式。“大千图说”中,他用白乳胶将各色宣纸裱在木制桌椅的表面上,纸面随自身的纹路时常微微凸起,如隐藏在皮肤下的血管,只显露出有限的生命征兆。各类散落的零件附着或点缀于这些器物上下,回应着《大千图说》中对不同行星的描述。装置介于家具与玩具之间,与“附图”系列异曲同工,均是演练,旨在把认识世界的深邃奥义压缩为稀松平常,即便这稀松平常在学理上不通顺。它们从占卜或科学所能获得的权力妄想里抽离出来,承认人对未来干预的局限——无论科技如何发达,命理如何精深,对绝大多数人生而言,艰苦和痛苦都不可全然避免,只得抱以游戏般的平常心,才不会被晦暗情绪吞没。话说电视节目《武林外传》里有句台词:“站在天堂看地狱,人生就像情景剧。”
花厅计划新展 “大千图说” ,置身伍伟的 “占卜” 场
花厅计划新展 “大千图说” ,置身伍伟的 “占卜” 场
伍伟,《大千图说》(局部),2021,木,纸,金属,聚乙烯,尺寸可变
图片来源:艺术家工作室
据悉,本次展览将持续至12月5日。
自2020年11月启动,花厅计划已持续发声一周年。在过去的一年里,花厅计划陆续邀请到艺术家、策展人担任项目发起者,在这座建成近百年的修道院公寓内,呈现各自对于当下社会的思考与参与,包括艺术家彭可策划的《有边的物件》、张文心《孢子散落的房间》、胡向前KAOWAI Dog King发布,策展人王凯梅的《搁悬》、泰国电影周“热带想象”的艺术家短片放映、以及联合“赤屏”线上项目共同策划的《禅定入屏》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