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医家陆以湉曾在他《冷庐杂识》中提到:“近又有七巧图,其式五,其数七,其变化之式多至千余。体物肖形,随手变幻,盖游戏之具,足以排闷破寂,故世俗皆喜为之。”
这是中国民间关于“七巧板”的明确记载,寥寥几语,点出了七巧板的变化多端。
艺术家曾健勇在索卡艺术的最新个展也以“七巧板”为名,这是他为新系列作品起的内部代号——“将不同形状的画面组成建筑外形,有点像在拼七巧板”。
1
曾健勇 折腾,为了水墨绘画在空间中的无数种可能
曾健勇 折腾,为了水墨绘画在空间中的无数种可能
曾健勇 折腾,为了水墨绘画在空间中的无数种可能
曾健勇 折腾,为了水墨绘画在空间中的无数种可能
曾健勇个展“七巧板”展览现场,索卡艺术
曾健勇 折腾,为了水墨绘画在空间中的无数种可能
曾健勇 折腾,为了水墨绘画在空间中的无数种可能
曾健勇个展“七巧板”展览现场,索卡艺术
曾健勇在画廊现场作画
1
长5米有余的《不需归图》、8米有余的《惊鹊图》,远望之,造型颇似蜿蜒的长亭;近观则别有洞天,用“一步一景”形容或许不甚合适,但内外远近、人工自然、飞禽走兽皆入画中,一眼难看尽。几何直线形的画面边沿高低起伏,无规则中透出规则,形如当代建筑,神似古代长卷。
《惊鹊图》 200x880cm 纸本设色 2021
《不需归图》 165x540cm 纸本设色 2020
1

如何将空间压缩?如何在平面与立体间自如转换?如何实现居住空间与自然空间的互换?这是曾健勇在此次个展中探讨的问题和在绘画形式上的推进。

虽是中国画专业出身,但曾健勇对于空间的兴趣已非一两日。从5年前那场名为“编年史”的个展开始,平面绘画与三维空间之间的转换便初露端倪;4年前的“戏法”个展,艺术家在绘画与空间之间相互干预与介入方面的手法愈发纯熟,形式营造的方法也更为多样。

毋庸置疑,“水墨在空间中展开的可能性”已日渐成为艺术家一条明晰的创作线索,此次的“七巧板”的突破在于居住空间、建筑形式与自然景观之间相互渗入,形成鲜明对比的同时也有机地融合。

围墙内外的关系变得暧昧不明:是闯进房间的自然,还是隐于自然的房间?是在墙内的想逃出来,还是在墙外的想冲进去?艺术家无意于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因为现实本身也不是非黑即白、非此即彼的。
1
《是此刻成为过去的时候了》 180x90cmx4 纸本设色 2020 
《近远》 120x180cm 纸浆水墨 2020
《山水隔 之一》 150x200cm 纸本设色 2019
《山水隔 之二》 150x200cm 纸本设色 2020
《山水隔 之三》 150x200cm 纸本设色 2020
《山水隔 之四》 150x200cm 纸本设色 2020
1

此次展览的作品大多为疫情期间所作,因而多少和艺术家在特殊情境下的思考有些关系。疫情初期曾健勇居住在家乡广东汕头——“小山小水,不是一马平川,也不是穷山恶水,可以说是山清水秀”,但因为出行不便,所以活动范围极其有限,“上午跑步,下午回家”——“两点一线”的生活轨迹引发了艺术家关于自然风景与居住空间之间关系的觉察。

他在新作中表现的也许不只是两种“对立”景观的交融,也是在极为严酷的环境下,对人与自然的关系、社会空间与心理空间的关系、肉与灵关系的反思与期许。
1
《诸野之薄》 144x219cm 纸本设色 2021
《诸野之露》 56x100cm 纸本设色 2021
《诸野之诉》 52x130cm 纸本设色 2021
《诸野之沉》 150x115cm 纸本设色 2021
《诸野之孤》 150x115cm 纸本设色 2021
《诸野之落》 150x115cm 纸本设色 2021
1

如果仅把对曾健勇创作的解读停留在绘画与空间的相互介入,那便显得有些流于表面了。问题的关键在于——为什么要介入?介入的方法有何独特性?介入后产生怎样的结果?

介入的近义词是干预,即人为打破固有的关系——改变平面绘画在三维空间中所显现出的某种“弱势”地位,也改变二者之间彼此独立的“冷漠”状态。

介入分为“强介入”和“弱介入”,强介入如通过搭建展墙及直接在其上作画改变绘画在空间中的分布,弱介入如先画出独立物件,沿着边缘撕下来,托裱后,留下一厘米白边再撕下来,白边涂浆糊,绷在墙上。
在强和弱之间,绘画与空间的关系已于无形中被人为调整,整个展览的“场”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1
《妞妞》 高35cm 纸浆空壳 水墨上色 2021
《二娃》 高33cm 纸浆空壳 水墨上色2021
《行吟者》 高160cm 纸浆空壳 水墨上色 2021
《阿努比斯》 高27cm 纸浆空壳 2021
《飘扬》 宽73cm 2021
《出巡》 高65cm 纸本设色 2021
《秘密》 宽62cm 纸本设色 2021
1

绘画的千年历史既是果实也是负担,背负着它,向前移动一丝一毫都是极其艰难的,想要改变艺术史的叙述轨迹,在人,更在天。

曾健勇或许无意于此,但他不断地试图在语言和形式上寻求哪怕一点点的突破,每次个展的成果就是证据。是什么在冥冥中牵引着他?“有一种很朦胧的美感在远方,我在慢慢靠近,具体什么时候能走到,我心里是有点谱的”,曾健勇说。
展览持续至2021年10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