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是个很难被定义的作家。对一些人来说,他是「应该拿却始终拿不到诺奖」呼声最高的话题性人物;是几十年如一日保持着稳定创作节奏的故事大师;是在耶路撒冷文学奖领奖台上说出“在高墙和鸡蛋之间,我永远选择站在鸡蛋这边”的知识分子的良心。对另一些人来说,《海边的卡夫卡》《挪威的森林》《1Q84》《世界尽头与冷酷异境》《刺杀骑士团长》…….村上似乎总是在用不同的故事容器包裹相似的表达核心,久了难免有厌倦之感。

不论如何,村上春树是谈论当今日本乃至世界文坛时绕不过去的人物,这一点毋庸置疑。为了致敬这位文学旗手,日本知名建筑师隈研吾在东京早稻田大学设计了一座“早稻田大学国际文学馆”,暨「村上春树图书馆」。自今年十月开馆以来,这里已经成为日本村上迷们的朝圣之地。

早稻田大学校园内排列着稳重、略显陈旧的教学楼,「村上春树图书馆」坐落其间,造型上多少有些特殊。从外墙到窗户统一刷出雪白立面的村上图书馆是一座箱型建筑,在“箱子”周围的木质屋檐像植物藤蔓一样环绕着大楼。穿过翘起的屋檐进入大门,从2层延伸到B1层的木质楼梯向地下延伸,楼梯上方拱券形状的设计让整体空间如同一条幽深的隧道。边墙被做成书架,国内外的文学作品陈列其间。

隈研吾表示这一设计构想的灵感来源于村上的作品:“对我来说,村上先生作品世界里‘隧道’的形象深入人心,时空在其中发生变化,一些神奇的事情也由此开始......所以这次改造的重点是隧道的形象,由此延伸构成了整个空间。这个空间虽然是图书馆,但也可以聊天。坐在大台阶上看书,谈论世界……以书为起点,可以产生无限的交流。”

阶梯两侧的书架除了摆放村上春树作品的日语版和外语版、村上本人捐赠的各种资料和书籍,也存放着大量其他当代作家的作品。而且这里不仅对早大学生开放,只要通过预约登记,一般客人也可以前往借阅书籍。

阶梯上的看书小人是空间里的巧思
在阶梯书架选书的隈研吾

以阶梯空间为中心,隈研吾还再现了村上现在居所的书房空间、配备了村上最爱的音响室、早大学生团体经营的咖啡厅等。

如实再现的村上书房
村上书房里的唱片架,唱片来自村上捐赠
在这里也许能邂逅村上作品中出现的音乐
一楼多功能展厅的墙壁上排列着村上多年来的作品

画廊、休息室和音响室结合的多功能厅营造了书、音乐和艺术共存的文化空间,也呼应了文学、艺术、音乐在村上作品中融合从而产生的独特风格。

舞台剧《海边的卡夫卡》的布景在休息室重现

休息室的墙上涂鸦出村上迷们都熟悉的——《悉尼的绿色大街》《图书馆奇谈》《意大利面条工厂》《羊男的圣诞节》《舞舞舞》和《1Q84》中塑造的以羊为核心的意象——羊男,羊男也是村上作品中最经典的形象之一。

村上的作品以不同语言版本呈现,各种不同版本封面的差异对比也很有趣

作为早稻田大学外文系的毕业生,一座位于母校之中、以自己名字冠名的图书馆大概是日本国民给予这位作家最大的致敬了。可以想象,被疫情扰乱的秩序恢复以后,这里必定会成为全世界村上迷们打卡朝圣的胜地。怎么样,要不要一起去打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