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里面说,“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就越贴近大地,它就越真切实在。相反,当负担完全缺失,人会变得比空气还轻,就会飘起来,就会远离大地和地上的生命,人就只是一个半真的存在,其运动也就变得自由而没有意义。”

这句话是我在看完艺术家肖江在站台当代艺术机构最新的个展“山外山”后想到的。肖江的画无疑是有重量的,从不会让人觉得轻飘飘。尤其是画里的绿色,干涩的、生锈的、陈旧的模样最令人难忘,那些沉默的绿色承载了什么?它们负担了哪种责任,被赋予了什么样的情愫?无论山中与室内,人物与景观,无论是哪一件肖江的作品都有这个颜色,应该有一种专门的名次形容他的绿色,比如“肖江绿”。

世界上应该又一种颜色叫“肖江绿”,个展“山外山”亮相站台
世界上应该又一种颜色叫“肖江绿”,个展“山外山”亮相站台
肖江个展“山外山” 站台当代艺术机构 展览现场 2021

肖江个展“山外山” 站台当代艺术机构 展览现场 2021
展览上呈现了肖江3年内画的井冈山山景,其中有一部分也是他想象和虚构出来的群山。一切源于几年前在山中的徒步,也许是怀念那种人在自然中大脑放空与出神的状态,也许艺术家就是需要画些什么,所以选择以均衡的山中景色来冲淡百无聊赖的生活。
世界上应该又一种颜色叫“肖江绿”,个展“山外山”亮相站台
世界上应该又一种颜色叫“肖江绿”,个展“山外山”亮相站台
肖江个展“山外山” 站台当代艺术机构 展览现场 2021

肖江个展“山外山” 站台当代艺术机构 展览现场 2021

画面中的山,没有毛茸茸的树,没有远处树叶的喧哗,没有风的路径在山中的显现。而他画了什么呢?肖江如实呈现了山涧的冷暖,记录快速流淌的云让山脉呈现的忽明忽暗,他也执着地捏造了连绵起伏的群山。真实的自然从不会像人工的制景那般充满心机,自然是没有重点的。而肖江画的就是这样一个没有重点整体,一种关于山的氛围。

《山谷》100cmx240cm 布⾯油画 2020

《山谷》100cmx240cm 布⾯油画 2020
《峭壁水库》 230cmx340cm 布面油画 2021

《峭壁水库》 230cmx340cm 布面油画 2021
《山外山 》 60cmx160cm 布面油画 2019

《山外山 》 60cmx160cm 布面油画 2019
《⽔库边》200cmx270cm 布⾯油画 2018

《⽔库边》200cmx270cm 布⾯油画 2018
肖江算是自学的艺术,从师范毕业后进入老家当地的文化馆当美工,画海报,做舞美,搞宣传,自己去山里写生,乱七八糟地画,直到六七年后终于跑去中国美院进修。进修完的结果就是:决定不再回去文化馆,到上海,做一名自由艺术家。自学者和科班出身的艺术家的区别其实不在于知识的广度,而在艺术中生命力和某种坚定又野生的东西,肖江的画就有这类质感。他一直喜欢粗粗的麻布作画,因为粗麻布可以让他慢慢地画,他不希望自己画得太顺畅,在一点点较劲的过程中,他享受细细琢磨画面关系的过程。形成个人风格,在画布上找到下笔的位置,一步步建立自己的语言,这一切对于艺术家来说都需要自己与漫长的独处来孕育。所以,我们看到肖江的人物也都大多姿态单一,独处,成为剪影般的角色。
《写生》 180cmx300cm 油画 2019

《写生》 180cmx300cm 油画 2019
但肖江画中的人又不仅仅是静默无言,他们的沉默像星星,遥远明亮。面对绘画,会觉得这些人物在一些普通的场景中,就这样虚度时光是如此美好。《厨房》中的望向远方的女性,《房间》中陷落在柔软沙发中女性,她们似乎只是生活在画中的场景,但心早在遥远的他方了。《房间里》侧卧的男人,也许有老兽在体内膨胀,但他早已知道什么是命定的感觉。《素描练习》中的男子,穿着打扮丝毫没有艺术家的味道,锃亮的皮鞋格外耀眼,面对着一块块空白的画布,似乎在试图填满,但他又因为生命的虚无而无能为力。肖江这些安静但汹涌,压抑又张扬,哀伤却美丽的画,真的很迷人。
《厨房》 80cmx60cm 布⾯油画 2021

《厨房》 80cmx60cm 布⾯油画 2021
《房间》 100cmx120cm 布⾯油画 2021

《房间》 100cmx120cm 布⾯油画 2021
《房间⾥》 100cmx120cm 布面油画 2021

《房间⾥》 100cmx120cm 布面油画 2021
《素描练习》70cmx230cm 布⾯油画 2021

《素描练习》70cmx230cm 布⾯油画 2021
《躺着的人》 120cmx180cm 油画2020

《躺着的人》 120cmx180cm 油画2020
展览将持续到2022年1月23日。